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解放军狙击手击毙武装毒贩曾常从噩梦中惊醒

2019-03-11 11:38:03

上士朱雷没想到,把这枚小小的金质奖章真正佩戴到胸前的过程是那样的艰辛与漫长!说起这枚“狙击手”奖章,朱雷倍感自豪。它的珍贵不单是因为拥有它的人屈指可数,而是因为奖章背后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实战经历。

故事得从头说起。从新兵入伍,朱雷便梦想着成为一名狙击手。

为此,他坚持苦练了8个寒暑,腿脚上因训练骨折术后留下2块伤疤,手背上17块冻疮疤……

从营里到旅里,从军区到全军,朱雷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参加了全军狙击手选拔集训。

150人的队伍经过一轮轮的选拔淘汰,最后只剩下38人。朱雷战胜了生理和心理的极限挑战,以综合排名第六的成绩站在了留下的方阵中。他有点沾沾自喜,自认为已是名副其实的狙击手了。但,真正的利刃须经血的淬炼。没有经过实战的锻打,一切都还言之过早。

那天凌晨两点,急促的哨声打破了营地的宁静。朱雷等9名集训队员被教官当场抽点,随即登上了不知开往何方的列车。一路辗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营地。朱雷和队友们被告知:这是实战,任务是狙击越境武装毒贩。

即将初试锋芒,朱雷心里说不出的紧张。任务小队按计划到达伏击地域,随后便开始了漫长而煎熬的狩猎。蚊虫的袭扰、肢体无法活动的酸痛、精神上的高度紧张,让朱雷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随身携带的干粮告罄,他们便生吃蛇鼠充饥。终于,一伙可疑人员护送着一辆卡车出现了。在与武装毒贩的交战中,朱雷将毒贩击毙,瞄准镜里腾起了一层血雾……

任务完成,朱雷获得了此次狙击手选拔集训的最高荣誉——“狙击手”奖章。

没想到,凯旋后的朱雷并没有首战告捷的兴奋,那团血雾反而让他常常在噩梦中惊醒。虽然领导为他安排了心理疏导,但朱雷内心的恐惧与焦躁并没能完全排解,一度甚至对自己的狙击手之路产生了迷茫。当胸口苦闷得就像快爆炸一样,他就到训练场一遍一遍地跑障碍,直到累得没有力气去思考任何事……

痛苦磨砺着朱雷的内心,逼着他去重新审视自己。朱雷意识到过去自己只关注到狙击手表面的风光,却没有认真去了解狙击手的精神世界。血与火的实战洗礼,不仅让他收获了宝贵的实战经验,更让他发现了自己内心的脆弱。

“我要让‘狙击手’奖章名副其实!”通过参加与外军狙击手的交流集训、全军特种兵比武等许多重大活动,朱雷的知识阅历不断得到丰富完善,思路和眼界更加开阔,长期困扰自己的负面情绪慢慢消失。

两年后,成熟自信的朱雷取出“狙击手”奖章佩戴在胸口,岁月的积淀让它更加熠熠生辉。

经历比奖章更可贵 奖章虽然珍贵,但我更珍视它背后的那份磨炼与成熟。难得的实战经历,让我零距离接触了真枪实弹的生死较量,它带给我的绝不仅仅是实战经验、战场体验那么简单,更使我从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军人信念、价值追求进行了审视、完善与提升,这对我来说才是最宝贵的财富。(鲁彦楠 图片摄影:罗 沙)

:高辰

来源:

©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