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连一只大猩猩都看不到还能看到过马路的行

2019年04月09日 来源:

可能大家会觉得很遗憾,为什么我们的记忆不是完美的?为什么我们经常会出现记忆的错误呢?如果是完美的记忆,那就肯定很好吗?不一定。

本文转自公众号:一席(ID:yixiclub),作者:陈辉,原文标题:《开车的时候千万不要看,你连一只大猩猩都看不到,还能看到过马路的行人吗?》。

陈辉,浙江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系研究员。

记忆为什么会出错?

大家下午好,我叫陈辉,来自浙江大学心理系。我在过去十几年里一直在研究人的记忆,尤其是错误记忆。首先我想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个关于错误记忆的经典案例。

这个案例是一个真实的案例,它发生在美国加州。一个叫艾琳的女孩,她有一天突然回忆起来说,二十年前她的父亲强奸并且杀害了她的小伙伴苏珊。

苏珊遇害是大概在1969年的一个真实的案件,当时警方也找到了她遇害的尸体,但是一直没能破案。正是因为艾琳的指控,她的父亲弗兰克林后来被判入狱。

大家有没有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在二十年之后才回忆起这个案件呢?当时有很多心理咨询专家,他们是这样解释的,他们说当人在遭遇一件非常痛苦的经历的时候,我们为了回避,有时候会主动压抑那部分记忆,所以他们也把这种记忆称为“被压抑的记忆”。

她的父亲弗兰克林是第一个因为“被压抑的记忆”被判入狱的人,这在美国应该算是一个里程碑的案件,因为在这个案件之后爆发出了很多类似的案件。

大家觉得这种所谓的被压抑的记忆靠谱吗?当年因为弗兰克林一直不认罪,然后一直上诉,所以后来警方重新调查案件,结果发现艾琳的很多记忆确实是有问题的。

比如说她的口供前后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后来她的妹妹证实,当时艾琳是在做心理治疗催眠的过程中回忆了那个事情。所以基于很多的证据,后来法院重新判她的父亲无罪释放,但是那个时候她的父亲已经在监狱里面待了足足六年之久。

这是一个错误记忆导致的悲剧的案件,它告诉我们什么?它告诉我们,艾琳这样一个记忆完好的正常人,有时候也会出现记忆的错误,而且错得很离谱。

大家有没有考虑过为什么会这样呢?要想回答我们的记忆为什么会出错,我们首先要知道记忆是如何运作的。

记忆的运作过程跟计算机信息处理的过程非常相似。我们知道计算机处理信息的过程,是通过像鼠标、键盘这种设备给计算机输入信息,计算机再通过信息的编码把这些信息转化成可识别的信号,然后再把这些信号存储在内存、硬盘等地方,随后有需要的时候再把这些信息提取出来。

我们的记忆也是一样的,它包括信息的编码、储存和提取这三个非常重要的认知加工过程,所以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错误,都可能会导致我刚才说的那种错误记忆的发生。

首先我跟大家谈谈,如果信息编码出错是如何导致错误记忆的。我想先让大家参与一个小任务,非常简单,我会给大家看六个不同颜色的色块,你需要尽可能把所有颜色都记住,这些色块一会儿就会消失,我再给你看六个色块,然后你要告诉我前后色块颜色有没有发生变化。

这个小实验来自于一个非常顶级的期刊论文,它于1997年发表在Nature上。这个论文研究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它研究的是我们人的工作记忆容量,就是我们工作记忆中到底能存多少信息。

对于这种简单的色块,我们只能存三到四个,所以我给你们看六个色块的时候,绝大部分人是记不住的。你们可以看这个结果图,如果记忆超过四个色块的时候,记忆的绩效准确率会显著地下降。

那么什么叫工作记忆呢?工作记忆就是我们用来短暂存储信息的,比如说我们现在要把信息存到我们的长时记忆里进行长期地保留,在这之前信息会存到工作记忆里。所以它就相当于我们记忆的中转站一样,短暂地保留信息,它保留信息大概有几秒或者是几十秒的时间。

我们的工作记忆容量是非常有限的,但是我们每时每刻感知到的、看到的外界环境是非常复杂的,就像这张图片所展示的,所以我们的大脑必须要对信息进行筛选。

这种筛选过程是怎么样实现的呢广州伊尔美
?举个例子,比如说你现在在这条街上逛街云南钢材价格
,你觉得这张图片里面,你最有可能把它的什么信息记住呢?如果你是易烊千玺的迷妹,那么你看到的世界是这样的,你的眼里只有他。

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图片会自动地吸引你的注意,所以在注意这个区域信息是非常高清的,你会把很多信息进行精细的加工,然后这些信息会存到你的工作记忆中,但是非注意区的信息会很模糊,你会把它都过滤掉。

广告商们其实都很精明的,他们很多时候为了吸引顾客的注意,用心良苦,会采用很多的方式。比如说中间这个广告牌,你可以看到它周边的环境、周边的颜色都是比较淡的,但中间那个广告牌的边框是红色的,非常地凸显,这种凸显的颜色我们叫pop out 颜色,pop out 颜色很多,研究发现它可以很自动地就吸引你的注意。

除了这些广告,还有很多心理学的有意思的研究和现象告诉我们,注意在筛选信息的时候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给大家看一个小视频,在这个视频里面这六个人会传两个小球,大家的任务是什么呢?你们主要去数这个小球在穿白色T恤这三个人之间传了多少次。因为这个传得有点快,所以有点难,大家将注意力集中,你们数数它传了多少次。

请大声说出来刚才答案是几?14是吧,这个任务还是不那么难是吧。

再问一个问题,刚才有多少人看到了有一只黑色的大猩猩从屏幕中穿过?请举手示意。

很大一部分人连大猩猩在屏幕中穿过都看不到是吧?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变化,背景的颜色发生了变化,窗帘的颜色也变了。

还有一个变化是刚才这位美女,她是穿黑色T恤的,她从屏幕中消失了,她离开了屏幕。

这两个变化都看到了的人举手示意一下,我这看过去就那么一两个人。我没有忽悠你们,我给你们看回放,注意集中,看看回放是不是真的。

看到没有?有一只大猩猩出现,还对你们招手。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经典的现象,我们把这个现象叫非注意盲。这个现象告诉我们什么?大家平时开车的时候,千万不要发短信看,你连一只大猩猩都看不到,你觉得你还能看到过马路的行人吗?这非常危险。

还有一个非常类似的现象,我们叫变化盲。

这个研究者在街头做了一个实验,他就在街上随便找了一些人问路,然后在问路的过程中,有另外两个人托了一块板把他们隔开了,在隔开的过程中,他们把人换了。很多人甚至连刚刚交谈的对象发生了变化都没有觉察到。

这个现象跟刚才大猩猩的非注意盲现象,它们共同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注意对信息的选择起着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些没有注意的信息你甚至连意识都意识不到,更不用说存到工作记忆里。

所以基于一系列的研究,很多专家认为,注意是工作记忆的闸门,它就相当于门一样,没有注意的信息被过滤掉了,注意的信息进入到工作记忆里,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我们实验室在过去几年里做了一系列的研究,挑战了这样一个观点,我们认为注意并不一定会让你把信息存到工作记忆里。

在介绍我们的工作之前,我再让大家做一个小任务,在这里我会给大家看四个刺激,非常简单,就是三个数字,一个字母,你们的任务是去找这个字母在哪里,然后告诉我这个字母在屏幕上的哪个位置。

左上角是位置1,左下角是位置2,右上角位置3,右下角位置4,你告诉我是1、2、3还是……还有一个意外测试,大家刚刚最后看到的字母是什么?这个字母的颜色是什么呢?

我们再做一遍,准备好了吗?这个紫色的A我相信在座的应该没有人会错了,我让你们再做一遍的时候非常容易。

具体实验过程见以下视频:

这个就是我们其中一个代表性的实验。给大家看一下我们当时的结果,我们在意外测试的时候跟大家的反应一样,绝大多数人都说不出来这个字母是什么,只有25%的人正确地说出了这个字母的身份,30%的人说对了字母的颜色。

这个就跟随机猜差不多,因为四选一,随机概率是25%,就说明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记住字母的身份和颜色。但是在控制试次的时候,什么叫控制试次呢?就是我刚才让大家再做一遍的时候,就非常容易,他们的正确率马上显著地提升了。

这个现象我们当时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属性失忆,英文叫Attribute Amnesia。所谓的Attribute,比如指这个物体的颜色、形状,Amnesia就是指失忆、遗忘。

这个现象为什么会发生呢?是因为预期,因为大家在做意外测试之前,只预期到自己是需要去记住这个字母的位置的,而没有预期到需要记忆这个字母的身份,因为没有预期需要记住颜色,所以你并不会把它记住。

当时这个研究发表之后,迅速在行业里面起到了一个很大的反响,因为这是第一个研究,来告诉我们已经注意的信息也不一定会存到工作记忆中,也不一定会被记住。

2015年的时候我在美国一个国际会议上做大会报告,有一个美国学者提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他说我们用的这些材料都是字母、数字、颜色,这些都非常简单,都不是很有意义。我们日常生活中看到的很多信息,比如像文字、图片都非常生动,非常复杂,也更具生态意义,你们这种现象能不能在这些里面发生呢?

前段时间我的一个博士生就做了这样一个项目去回答这个问题,他用汉字、图片、古诗的诗句、脸的表情,用这一系列不同的材料反复地去验证,看这个现象到底能不能发生,结果全部找到了非常类似的现象。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这个结果,当时我们是非常惊讶的,结果做出来我们自己都懵了。我们让被试去找动物的图片在哪里,然后给他看一条蛇的图片,但很多人甚至连刚刚看到的蛇的图片都报告不出来。

这是很奇怪的,因为我们人对于蛇这种东西是非常敏感的。所以这一系列的研究告诉我们,我们人如果没有预期的话,很多信息是不会存到我们的记忆里面的,至少不会存到我们的工作记忆里面。

还有一个研究也非常有意思同步器型号
。我们找了一批儿童来做实验,我们想看看儿童在这个现象里面到底跟成人有何不一样。结果看起来非常奇怪,在儿童身上,这个现象完全消失了。

换句话说在做意外测试的时候,很多儿童都可以准确地报告他刚刚看到的字母是什么。我们做了一个成人的对照组也发现确实是这样,儿童的正确率要显著地高于成人,成人只有一半对,儿童能有80%对。

这个结果其实是非常奇怪的,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在绝大部分的任务上,儿童都要差于成人,但是在这里似乎出现了一个反转的现象。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认为,属性失忆这个现象,它实际上反映了我们人对于刚刚用过的信息的快速丢弃。

比如说我让你在三个数字中找字母,你只要报告它的字母的位置,一旦你找到那个字母之后,它的身份信息也好,颜色信息也好,对你来说都不再有用了,所以这部分信息你是需要快速把它丢弃的,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大脑高效运转,因为大脑只能存这么一点,所以你要非常高效。快速丢弃的能力,小孩子比成人要差,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小孩子看起来好像做得比成人好。

刚才给大家介绍了很多例子,我们如果没有注意,如果没有预期,很多信息可能都会丢弃掉了,很多信息可能都不会存到我们的大脑里面形成比较稳定的记忆,所以很多记忆的错误会发生。

但是我们的所有记忆错误,都是因为没有编码而没有进到记忆吗?显然不是的。

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有些信息它确实存到你的记忆里面了,但是你提取不出来,或者说你提取失败了。举一个例子,有一个非常经典的叫舌尖效应。什么是舌尖效应呢?在座的有多少人还记得你小学的班主任叫什么名字?

可能最多也只有一半人。你们不要让你们的班主任知道,这其实也很正常,因为过了很多年了嘛。但是有没有人感觉名字好像快要到嘴边了,其实你感觉自己是记得的,我快要说出来了,但就是说不出来他叫什么名字,这就叫舌尖效应。

我相信每个人应该都有这样的体会,但是没关系,现在记不起来,你们晚上回家翻开小学的毕业照,看看你的班主任长什么样,那个时候你可能马上就想起来他叫什么名字了。

这说明什么呢?我们去提取记忆的时候需要线索,这好比我们去图书馆找书一样,如果有书的索书号的话,找一本书是非常容易的,记忆也是一样的,你要去提取当时的记忆是需要线索的。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的例子都告诉我们,我们提取记忆是需要线索的。比如说你现在在这个教室里面考试,假如这个教室就是你平时上课平时复习的教室,你的成绩就会好一点。

这是很经典的一个效应,很多人做过研究的,这叫作情境效应。当你身临其境到一个地方的时候,你会很容易地回忆起很多信息来,这就是因为你到那个地方,有很多线索帮助你去提取了相应的记忆。

还有一些情况下,你可能有线索,但那个线索不对,这就还是跟在图书馆找书一样,有些人可能把书弄乱了,你再凭索书号去找的话,你可能找到就是一本错误的书,所以A的记忆你可能就错认为是B的。

回到最开始给大家介绍的那个真实的案例,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艾琳她会有这么严重的错误记忆?她当时回忆出了很多案发现场的细节,这个很影响后来的判决。这些细节如果不是她的真实经历,那来自哪里呢?

后来美国有一位非常有名的心理学家叫洛夫特斯,她在美国的心理学界和法学界都非常有名,因为她做了很多的错误记忆的研究,然后通过这些研究去推翻了很多的冤假错案。

她是怎么解释刚才的那个案例的呢?她说艾琳的那部分错误记忆,很有可能是来自于当时报道小女孩遇害的那个,在报道里面有很多的细节,所以她可能就误认为这些细节是她亲身经历的、是她所看到的,这就是一种典型的记忆的张冠李戴。

为了证实这确实是真实存在的,她做了很多的研究,我给大家介绍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也非常有名的例子。在这个研究里她是怎么做的呢?

她招了一批志愿者过来做实验,然后给这些实验者看了四个他们小时候发生的经历。其中有三个是真的,是通过向他们的父母、亲戚、朋友们询问出的他们小时候的亲身经历,但第四个是洛夫特斯自己虚构的,这个编的案例讲的是她小时候在家附近一个商场走丢了的情境。

然后她把四个案例都给他们说,说你们描述一下你小时候发生的这四个事情,细节越多越好。结果非常有意思,一大部分人描述的很多细节是关于那个商场走失的,其实那个跟他根本就没有关系,是洛夫特斯编造的。

长期以来,这种记忆的张冠李戴一直被认为只能发生在长时记忆,而最近我们实验室发现,即使对于刚刚看过的信息,记忆的张冠李戴也会出现。

因为当时这个研究是在美国做的,所以我们采用了英文的单词。我们就给被试看一个跟颜色相关的英文单词,比如说这里blue,然后再给他们看一个颜色块,让他们告诉我这个色块的颜色跟英文单词是不是对应一致的,如果是红色色块,它跟blue就不一致,就是这么简单的任务。

然后在他做了一些任务之后,在最后一次的时候我问他,刚刚看到的那个色块的颜色是什么?非常有意思,有将近40%的人把色块的颜色说成了蓝色,他们将单词的颜色误认为是方块的颜色。

这个信息是被试刚刚看完就立马测了,所以我们这个研究证明了,记忆的张冠李戴是可以发生在刚刚见过的信息上的。近期我的实验室里面又做了一系列的研究来继续拓展,用一些情绪表情重复了这个效应。

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发现是,当我们给志愿者呈现不同通道的信息,比如说给他看一个单词,再给他听一个单词,这个时候记忆的张冠李戴现象就完全消失了。在另外一个实验里面,如果两个都是听的声音,这种现象也消失了。

这说明对于声音这种信息,我们自动就会把它的来源记住,张冠李戴就不会出现,对于这个现象我们还在进一步的研究中。

那么可能大家会觉得很遗憾,为什么我们的记忆不是完美的?为什么我们经常会出现记忆的错误呢?

如果是完美的记忆,那就肯定很好吗?不一定。世界上确实有一些人的记忆是完美的,比如说普莱斯,她几乎可以记住生平的所有事情,所有的细节,非常地厉害,但是这恰恰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困扰。

这是她的原话,我给大家读一下:每天我生命中经历的各种事件都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浮现,几乎包含一切细节,大多数人会认为这种特殊记忆能力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但是实际上它却让我几乎发疯。

为什么呢?你再想想看,你走到任何一个地方,大脑就跟放电影一样播放你以前的经历,其实你是很难受的。所以有时候完美的记忆也不一定是好事,残缺的也可能是美的。

本文转自公众号:一席(ID:yixiclub),作者:陈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由 一席 授权 虎嗅 发表,并经虎嗅。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的权利

相关文章
  • 结构性改革人人都在说但你未必懂得全部含义
    结构性改革人人都在说但你未必懂得全部含义

    原标题:这个词人人都在说,但你未必懂得它的全部含义 原创 2018-01-21 国是君 国是直通车 结构性改革 “结构性改革取得了初步阶段的成果,由于去年总体的经济增长很好,说明中国经济的韧性还是很强的。”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1月18日,在中...

  • 办公室病灶你感染了没
    办公室病灶你感染了没

    调查显示,82%的上班族在办公室经常感到头痛、疲倦甚至恶心,12%的上班族甚至天天出现身体不适的等。而这一系列的症状,特别容易发生在密闭的、没有窗户可开但有中央空调系统的大楼内。对城市人来说,以往注意的是室外空气污染的品质,但多数上班族醒著的...

  • 广州一小学为教育学生节约粮食规定学生剩饭老师吃
    广州一小学为教育学生节约粮食规定学生剩饭老师吃

    广州一小学为教育学生节约粮食规定学生剩饭老师吃如果你盘中的剩饭,要班主任来帮你吃掉?在第32个世界粮食日和第22个全国爱粮节粮宣传周到来之际,广东省惠州南山学校想出了这个新点子,教育学生们不要剩饭,学校负责人说取得了好效果。@新疆-狐狸:学生...

  • 今日小满相传为蚕神生日民间祭祀车神六安新闻
    今日小满相传为蚕神生日民间祭祀车神六安新闻

    资料图:在北京北海公园先蚕坛举行的春阴祭蚕盛典 中新社发 富田摄中新北京5月21日电(上官云) 今天是中国传统的二十四节气之一小满。针对这一节气,北京民俗学会秘书长高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小满在农业上是一个较为重要的时间节点,民间也形成了不少传统...

  • 6月份汕尾市场价格稳定液化气价格继续回落
    6月份汕尾市场价格稳定液化气价格继续回落

    一是粮食、食用油、副食品以及干货价格基本平稳。据监测,6月份大米及面粉价格延续近几个月的稳定走势,早籼米、晚籼米、丝苗米、珍珠米、面粉均与上月持平。豆类价格与上个月相比略有波动,绿豆和黑豆分别比上月上涨4%、下降2.1%;部分食用油价格经5月份...

  • 男子不认非婚生儿子拒做鉴定为不给抚养费
    男子不认非婚生儿子拒做鉴定为不给抚养费

    恋爱期间让女友怀孕,儿子生下来了,不但不承认自己是孩他爹,还不支付抚养费,结果被告到法院后,却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穆某本以为这样耍赖皮就能蒙混过关,没想到法院还是认定他就是孩子的亲爹,判他支付抚养费。近日,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公布了这起...